DOWN.

丧文写手,白是本命w
二逼。
啥都吃。
谢谢喜欢。

请大家了解一下可爱组!!!

尹正x尹昉了解一下!!!!

2018-10-28

“你是新的牧羊犬吗?”白羊用没长成的角敲敲篱笆,好奇的问外面的大型犬科动物。
“算吧。”灰狼弯着圆圆的灰蓝色眼睛,悄悄收起了獠牙。
“那你长得真好看!比以前的牧羊犬都好看!还不会凶我!”年轻的羊兴奋的转了一圈,深棕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低眉顺眼的大狼。
灰狼的耳朵轻轻抖了抖,一抬眼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我叫白宇!白色的白,宇宙的宇。”他毫无防备的信任了我这只“牧羊犬”。灰狼想。这就方便多了。
“我叫朱一龙。”他学着那些傻兮兮的狗摆了摆尾巴,眨着眼睛看过去。

“你想和我一起去看看这片草原吗?”在逐渐熟络之后,朱一龙终于发出了这样的邀请。
“外面,会有狼吗?——有也没关系,我有角,可以保护龙哥!”白宇这样想...

2018-09-16

朱白—心脏

1.
白宇很好看。不是其他别的什么人非常艳丽而平庸的好看,就是白宇型的独特的好看。
朱一龙无比笃定的这么认为。
笑的时候特别好看。眼睛眯起来,眼尾弯弯的下陷,露着一口白牙,用他粉丝的话来说,像只流氓兔。
他垂下眼,心里一遍遍叫嚣:白宇。他的心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,好像这样就可以把这两个字在心脏最重要的地方死死的烙上,用对他的爱做烙铁,一遍遍加固。
朱一龙想起一个说法。“名字是最短的咒。”
大概就是白宇的名字给他下了咒。这咒语威力太大,直接无视肉体精准击中了他的心。
他咬住嘴唇,心里胀满了奇奇怪怪的小怪物,左突右撞,把他严合密缝的温吞外壳撞出一大片龟裂来。这怪物大概是那道咒语和身体里的激素混合造出来的,现在还在...

2018-08-27

【林风x章远】暧昧不清 上

年龄操作啥的
年下
ooc是真的ooc
没看过剧,瞎编
好像略黑的林风慎
我这篇写了小半个月...干

1.
又是那种感觉。
章远微微皱起眉头。好像被某个十分危险的人注视着,用一种仿佛深沉到可以凝成实体的目光,近乎想要将他锁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的地方。
他不动声色的凑近身旁的女孩,看上去只是想温柔的摸摸她的头,实际上借着侧身的动作打量了四周一圈。
人太多了。他下意识的咬了咬下唇,又重新挂上个常见的温暖笑容。
“好啦,快上课了,你的教室离这边还挺远——要我送你回去吗?——开玩笑啦,那混球要揍我的,‘你又拐我妹妹!!’哈哈哈我可不想让你为难,是吧?”
这话说的十分有学长风范,是教科书一样的质量了。
把学妹哄得脸蛋绯红的跑走...

2018-08-21

白居的宣传小屋联文宣传

落泪

枕舟:

就酱,有兴趣的小伙伴一起玩儿呀


墨守橖规:




是咱是咱就是咱,大家的朋友宣传屋……额,的群主(←别理这个神经病(≖_≖ ))



今天也是立志于搞事情的一天,白居的宣传小屋开启了联文活动,以末世为主题假设平行世界的朱白二人如何面对。



答案五花八门,群主坚信双杀也是一种he。



活动tag朱白联文活动,喜欢这个主题的朋友们快去围观,冲鸭。



参与的小伙伴如下,顺序不分前后。



@陌上少年 ...

2018-08-20

朱白—末日 神游

对不起我是个废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拿来衬托一下我们的大佬们

爱他们
辣眼慎 烂尾慎
可能有后面的吧???

  
  白宇用牙齿把和血糊在一起的袖口撕开。
  伤口被扯开,鲜血淋漓的翻出皮肉。他好似毫无知觉一样,抓起旁边的酒精往下倒,倒了大概三分之一,确认伤口已经消好毒了,这才用牙辅助着缠上绷带。
  他的精神体轻轻“呜”了一下。尖尖的耳朵在头顶紧绷着。
  他转了转手腕,觉得已经好很多了,甚至可以再出去干掉一个连,于是拍了拍血迹斑斑的制服,安抚性的揉揉黑背的脑袋,抄起枪开了栓就往外走。他的精神体低吼着呲出尖锐的犬牙。
  “白宇你回来!自己情况自己心里不清楚?就这你还想出去,作死也不是你这作法!”
  走出去...

2018-08-20

烟—(朱白)

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
rps预警
活在北宇哥哥脑内的龙哥
都怪群里昨天晚上一直北宇哥哥抽烟啥的
脑坑

白宇慢吞吞的开了腔。
“我不曾爱过你,我...”他反反复复的和开头那句的高音较劲,直到自己已经确认没什么毛病了。
他又整了整摄像头,清嗓开口唱。
“我不曾爱过你
我自己骗自己
已经给你写了信
又被我丢进海里
我不曾爱过你
我自己骗自己”
点了发表以后,他又咬咬下唇,不大安分的把手机一扔,倒在沙发上抻了抻懒筋。
好久没见到龙哥了。
他就是想唱给他听的。
白宇近乎有点郁闷了,只好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一盒烟,抽出一根叼在嘴里。他手里把玩着火机,视线散漫的落在某一点。
他忽然一低头,熟稔的点燃了。
窗外夜色撩人。他就那么面对着窗,良...

2018-08-20

1551

摘纪录:

温柔的人大多都是这样诞生的,他们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难过后,决定让其他人不要再像自己这般难过,这份血淋淋的体贴。人们称之为“温柔”。
——一本小簿

2018-08-06

你见过最齁的恋爱?(上)

谢邀。(下次这种题目别邀我谢谢

蒋翎用一种平时入侵某著名IP的架势,沉痛万分得在知X打下这么一行字。

她苦大仇深的随手拆开一支棒棒糖,叼在嘴里,从电脑面前抬起头望向SCI的门口。

3,2,1——

“......白羽瞳我说了你不要老是动我的画具!你看吧洗不掉了!——不,不行我不会教你洗的——你自己造的孽,自己找办法去弄干净!!!”

展博士和白sir吵吵嚷嚷的准时到达SCI。蒋翎瞥了一眼白sir的领子,上面沾了一块颇为显眼的暗蓝色——类似于展博士风衣的那种沉静的蓝。

威风凛凛的白sir现在简直像一种十分吵闹的动物——就窗外正在叫嚷着“约吗约吗美女约吗”的那一种。

蒋翎看了看...

2018-07-29

咕咚

顾顺甩甩笔,感慨了一下这挨千刀的玩意儿质量是真的差,潦笔写下自个儿大名。

“得嘞,我签完了,能走了吗,李先生?”顾顺懒懒散散的从裤子口袋里翻了根皱巴巴的烟点上,叼着,自下往上瞅了面前冷静矜持的人儿一眼·。

他忽然笑了。

“李懂,是吧?"这俩字儿从他嘴里好似绕了百八十个弯儿,打齿缝里悠悠吐出来,无端令人觉得轻佻又不冒犯。

他往前一凑,距离近的令李懂能闻见尼古丁底下压着的薄荷味,就像他藏在棱角分明的唇下两颗白的晃人的虎牙。

"来日方长。”

2018-04-29
1 / 2

© DOWN. | Powered by LOFTER